旅游之后拿下美女同事

views 所属分类:都市激情
发布于 2021-07-15 14:29:24
收藏

高二那年我因为打架,休学一年,爸妈要我出去找工作,像我高中没毕业只能到工地去工作,到工地做才发现还是唸书好,工地工作真的很累,当然也学了一些工地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那年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因为工地意外事件,我暂时被调到另外一区工作,在那边有四个男的一个女的,然后加上我一个年轻人,四个男的大约都四十几岁了,女的也是,听说大家都叫她刘婶,工作无聊的时候,我会跟刘婶说说话,她对我也很好,就像亲儿子一样。

  我们两个就像是母子一样,我们无话不谈,我认了她当我干妈,乾妈今年四十三岁,却还没结婚,我一问乾妈为什幺没结婚,乾妈说是因为当初年轻时,眼光很高,没有相中的男生,现在她自己也很后悔,我试着去安慰她。

  乾妈拿出来年轻时的照片,天啊!长的好可爱喔!真不敢相信,我在仔细看看乾妈的脸,虽然有几条鱼尾纹,但是干妈五官清秀,真的是很迷人。

  记得那天下午很热,中午的时候我正要出去吃饭,经过工地的办公室,乾妈正垫着脚尖在擦玻璃,我正要过去打招呼的时后,看到两个人正走出来,可以看出来是我们那区工地的四个男人其中之二,一个叫林仔,一个叫胡仔,胡仔是有婚之人,又年过四十,林仔则是单身,听说林仔要追乾妈,好几次都被干妈拒绝。

  我想他们应该是去帮乾妈的忙,没想到他们两个禽兽一人一边抓了一下乾妈的奶子就赶快跑走了,乾妈也追不到他们,只是破口大骂,看来这不是第一次了,他们这个动作,才让我看清了乾妈的身材,平时的我怎幺可能会注意到乾妈的身材呢?

  乾妈继续擦着窗户,我呆住从头看到尾,乾妈今天穿着是低领的衬衫,因为是从侧面,那两颗大奶子,又大又挺,让我看的口水差点流出来,在看看乾妈的腰,说肥不肥说细不细刚刚好,乾妈下半身是穿着妇女常穿的那种黑色束裤。

  束裤把乾妈的肥大屁股包的紧紧的,没想到乾妈已经四十几岁了,臀部丝毫看不出下垂的现象,很翘很丰满,尤其是那皮肤,真是白的晶莹剔透,可以去做广告了,真是保养的太好了,看的我牛仔裤好紧,鸡巴好痛,我不敢继续看下去,回家后满脑子都是干妈,我还因此打了几枪告诉自己不能对干妈有任何遐想。

  隔天后,这件事我就渐渐忘记了,这几天调来一个新人,男的,四十三岁,未婚,长的还蛮豪气的,个性也很好,我们渐渐的熟悉了,感觉他就像是我爸一样,我们无话不谈,我也认他为乾爹,乾爹告诉我说他喜欢上刘婶,我又惊又喜,两人年纪相同,又未婚。

  如果两人在一起不错的话,那我就是做了一件好事,凑合了一对情人,我告诉乾爹刘婶是我干妈的事情,他也很高兴,我说干妈这件事交给我来办,我拍胸埔保证,现在就看乾妈喜不喜欢乾爹了。

  隔天我去找乾妈,一说到乾爹,她脸就低下去,害羞的要死,我很开心的知道她喜欢乾爹,我製造机会让他们两人接触,两人也聊的很开心,两人在一起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整各工地,可惜的是在他们两人相处不久后,发生了一件悲剧。

  那天下午天气很炎热,我跟乾爹边聊边走去工地,我跟乾爹说我想小便,干爹说他也有点想,但是这边离厕所还有点远,所以我们到货柜屋后面空地去撒尿,我们比赛看谁尿的远,我们正尿的开心的时候。

  我撇眼看到了乾妈,她怎幺会到这里呢?乾爹阻止我跟乾妈打招呼,乾爹说我们先躲到货柜屋后面看情形在说,其实我和乾爹心理都知道乾妈会来这边的原因是跟我们一样的,果然没错,乾妈左看右看,才脱下她的束裤,还有她那蕾丝的黑色内裤。

  蹲了下来,露出那肥美的大阴唇,真不愧是没结过婚的鲍鱼,红润,多汁,从阴唇中间射出一条透明的尿液,清澈乾净,雪白的大腿更衬託了多汁的鲍鱼,乾妈瞇起了媚眼,看起来小便好像对她很舒服的样子,曾经听说有女生小便就会兴奋,遇到这种画面,没有人不恨不得沖上去干的,尤其乾妈的身材又是一流的。

  我看的鸡巴都翘起来了,我看一下乾爹的裤档,凸起了一坨,糟糕!我不能对干妈有任何遐想,我想离开,但是干爹拉住我的手,似乎再说叫我陪他,我只好留下来,这时干爹已经脱下裤子在尻手枪了,此时我的鸡巴涨的更痛了。

  突然乾爹小叫了一声,我转过头去看乾妈,乾妈身后站了四个人,其中两个人就是林仔和胡仔,林仔一直看着乾妈的屁股,林仔:「呦~ 这幺美丽的屁股,我还想是谁勒!原来是刘婶啊!今天真是让我大饱眼福。」乾妈吓了一大跳,她哪会知道后面突然有人出现,她赶紧把裤子拉起来,哪知道林仔一手就把束裤给扯下来,乾妈手足无措差点跌倒,一边胡仔扶助她,手顺便往奶子抓了下去,胡仔到乾妈的身后,抓住了乾妈的双手,乾妈一急大喊救命,林仔:「刘婶!你也知道这边不可能会有人的」尴尬的乾妈,束裤被脱下来,只剩下一件黑色蕾丝的三角裤,里面包的阴户涨的很,三角裤旁边还露出了几跟阴毛,让在场的男士们看的都是口水直流。

  刘婶:「求求你!放过我吧!」林仔:「你也知道我们等了这个机会,等了好久,终于让我们等到了,怎幺可能会放过你呢?」刘婶:「你们想干什幺?」乾妈快被急哭了,让我好心疼,我想出去救乾妈,却被干爹拉住,乾爹小声的跟我说:「危险!别去!先看情况」我想挣脱乾爹的手,乾爹抓的我很紧,似乎他根本不想要我出去救乾妈。

  胡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哈你哈好久了,早就很想骑你了,尤其是林仔,他向你求婚,你偏偏不肯答应,软的不吃我们只好用硬的,今天我们一定要干的你爽歪歪」刘婶大喊:「不要!救命啊!救命!」林仔:「先把她的衣服给脱了」胡仔迅速的把刘婶的衣服给脱了,一眼可见的是……刘婶的大奶子被黑色蕾丝性感胸罩给包住,因为脱衣服的关係,刘婶的奶子跟着上下的弹动,大奶呼之慾出,被魔术胸罩给托住的一对雪白乳沟,勾住了全场的男人,林仔一下就扯开了乾妈的乳罩,弹跳出来的是34D的雪白玉山,所有人吞了一口口水。

  林仔开始抓揉着干妈的胸部,即使乾妈如何的挣扎,吸乳房的声音超大的,整各乳房上都是他的口水,乾妈突然叫了一声,原来是林仔咬了她的乳头,整各乳头都是他的齿痕,林仔迅速的亲舔,慢慢的往下,看来是他们在赶时间,想在工作前结束,林仔一往下移动,后面那两个小弟就往前一人一边,吸住刘婶的奶子。

  胡仔看的是心痒痒的,他裤档的鸡巴已经涨的无法在涨了,他不断的隔着裤档顶着刘婶的屁股,乾妈的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这一刻我也不知道该怎幺办了,只能无奈的看着他们,林仔慢慢的蹲下来,看到了乾妈的黑色三角裤,故意玩了一下,把三角裤往上拉,整件三角裤都陷入屁缝里,雪白的臀肉全都露出来了,真是性感之极,乾妈被这动作弄得好不尴尬,林仔迅速的把三角裤给脱下来,一眼可见的是一堆好茂盛的浓密阴毛,肥大的屁股是中年妇女的特徵,也是我的最爱。

  林仔忍不住的凑上嘴去闻一闻阴毛的气息,装作一附很满足的样子,嗅一嗅,慢慢的来到阴毛的下面,两片耻骨的下方,林仔好像找到了桃花源似的,狂舔狂吸的逗弄那个定点,我看乾妈痒的受不了,不断挣扎,可是双手被胡仔给抓住动不了,双眼闭合的挣扎中。

  一会儿的时间,可以看见乾妈的阴毛下有些水滴,低在阴毛上的晶莹剔透的小水珠,慢慢的低下来,林仔吸的津津有味,吸汁的声音超大声,大家看的都羡慕不宜,尤其是胡仔,他只能在背后抓住乾妈的双手,什幺都不能做,只能看的前面那两颗双峰。

  乾妈终于受不了的哼出声音来,乾妈:「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嗯」乾妈的阴户上洩出一堆淫水,我看这是干妈第一次的高潮,她现在一定爽的不得了,脑袋一片空白,林仔:「是时候了」林仔迅速的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脱掉,乾妈还在上一次的高潮中,根本没去注意到林仔已经把裤子给脱光了,露出他的粗鸡巴,林仔要胡仔把乾妈的双脚抬高让他好插入,胡仔把乾妈的大腿整各抬高,双手钩住他的膝盖关节,把大腿张的很开,乾妈的大腿就像一扇门一样,任凭别人打开,乾妈好像也没力气似的,连喊叫都不能,任凭他打开大腿,已经无力作挣扎。

  大家都可以看到乾妈的粉红嫩穴充满了血色,让人看了都恨不得马上插进去,乾妈的淫水扔然在滴,那肥大的阴唇已经无力的合上了,林仔用手指把乾妈丰厚的大阴唇给轻轻扳开,一堆淫水随之而洩,这些淫水都是因为被大阴唇片给包住了,出不来,现在被打开了,水洩终于通了。

  另外两位小弟则去接那些滴剩下的淫水,他们就像是在沙漠中找到绿洲似的狂喝,关键性的一刻终于来了,如果我在不阻止的话,就在也没机会了,林仔扳开乾妈的阴唇时,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阴唇里面包着小阴唇,那红色的肉蕾就像红色花朵绽开一样的美丽。

  林仔那红色暴筋的龟头,已经恨不得马上插进肉蕾里,我想阻止可是干爹却一直不肯让我出去,那一刻我一直挣扎中,心里想着要是我现在出去救乾妈,日后她就还是我干妈,要是我不去救她,在这一刻之后她只是个任凭人骑的淫女罢了。

  林仔一手扳着干妈的阴唇,一手紧握着肉棒,对準乾妈小小的洞口,慢慢的插入,当龟头把小阴唇称开的那一煞那,我忍住了,我没出去救乾妈,因为我也想要干妈,我也想干她,她在也不是我干妈了,是各淫蕩的女人,我要每天骑她,干死她,我和乾爹互看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点了头,似乎都能了解对方的心事。

  林仔的粗大鸡巴像头蛇一样的慢慢钻进去肉穴里,似乎可以听到紧紧的肉穴被称开的声音,就在那一刻一块薄膜挡在前面,那就是玉女膜了,林仔亳不留情的刺破她,乾妈大叫了一声:「啊……痛!痛……死我了,别插!好痛!」林仔哪管她那幺多,少女的鲜血慢慢从洞口流出来。

  林仔直到整跟肉棒没入才停下来,享受肉棒被肉壁包住的感觉,林仔双手紧抱住胡仔的背后,让肉棒能进入的更深,但是林仔的鸡巴本来就不长了,所以不能插的更深入,林仔摇着屁股,让肉棒在里面转着,把肉穴缴动一下,让肉穴不要那幺紧,慢慢的乾妈的肉穴也没感觉那幺痛了,慢慢的适应了林仔的鸡巴。

  林仔慢慢的抽出来,可是因为刘婶的肉穴实在太紧,加上里面又湿又滑又热,紧紧吸着肉棒不肯给它走,林仔:「啊……」林仔忍不住终于射了进去,他一时也没想到会这样,他还是慢慢拔出肉棒,整支肉棒都软了下来,精液也慢慢的从两片阴唇中间流出来,好歹林仔也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射完一次要在勃起对他来说实在太困难了。

  这时候胡仔早就忍不住了,他把刘婶放在地上,躺平,虽然躺平了,但是刘婶的的乳房依然很尖挺,尤其是乳头,激凸的很厉害,因为刚刚的高潮吧!胡仔闪电似的脱下内外裤,露出了跟林仔差不多长度的鸡巴,而鸡巴反而没林仔的粗,胡仔疯狂似的乱插,却都没插入洞穴里,他急疯了,又试了几次,终于被他插入了,可是刘婶的肉穴可没那幺好搞,紧度让胡仔没办法顺利的抽插,这是胡仔第一次在外面玩妇人,他已经不管什幺,只管抽插,刘婶忍不住的浪叫起来:

  「哎……呀……死胡仔……你……轻点嘛……哎……哟……喔……哎呀……你……好大的鸡巴……要插死我了……」

  刘婶还未得到高潮之前,胡仔就射了进去,接下来的两个小弟分别的射入干妈的身体里,他们穿好衣服迅速的逃跑了,他们那天听说没回工地,隔天才继续来上班,这一刻刘婶也没起来,似乎睡着了,乾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保险套,拿了一个给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早就等不急了,没想到可以干到乾妈,我们猜拳看谁先干,

  结果我输了,只好先让长辈上搂!我们两人站到刘婶的面前,只看见刘婶阴户附近全都是精液,看了很噁心,幸亏乾爹想的周到,带了套子,刘婶闭着眼睛,不想要想刚刚的那些画面,被干爹看到多难为啊!她没发现我们已经站在她前面了,她的身材已经毕露无疑了,乾爹快速的脱光裤子和内裤,露出大鸡巴套上保险套。

  用带着套子的鸡巴把阴穴附近的精液给拨开,乾爹很兴奋的手一直发抖,我也为乾爹感到兴奋,乾爹双手把刘婶的大腿扳开,乾爹使用快速抽插法,当乾爹一插入时,刘婶吓了一跳:「啊……谁?」她睁开一看发现是干爹,一时之间心都冷掉了,再还没回应过来时。

  乾爹快速的狂插,乾爹:「没想到会是我吧!你不是一直很喜欢我,让我爽一爽吧!」

  刘婶:「啊……啊……动啊!不!不要……不要碰这里,我会受不了……受不了……我求求你!快停呀!快停呀!呀……呀……呀!怎幺会是你……刚刚你都看到了?……」

  乾爹:「没错!我都看到了,你这个贱货。」

  乾爹越插越猛,丝毫不给刘婶讲话的机会,刘婶:「哎……哎……不是你想的那样………听说解释……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要丢了……啊……丢啦……」

  乾爹:「我也要来了!」两人同时高潮了,两股精热的液体从中而出。

  不愧是有夫妻因缘的两人,乾爹鸡巴还放在小穴里不肯出来,我摇一摇乾爹的肩膀,手指一指我,他才若有省悟的拔出鸡巴,我悄悄的在乾爹耳边说:「以后想操的机会还很多」乾爹给我一各微笑表示认同,终于换到我了,我快速脱下内外裤,把大鸡巴套上保险套,我的鸡巴已经又红又肿。

  乾妈还在闭着眼睛享受刚刚的快感时,我已经悄悄的来到她面前了,我发现她胸部还有阴部全都是精液,我感到一股作恶,我决定操她最乾净的地方,也是最骯髒的地方,那就是屁眼,我用套着保险到的鸡巴,再阴户附近取一些不知道是精液还是淫水的液体,弄一些到屁眼这边来,让屁眼有些潮湿。

  就在这时候乾妈睁开眼睛一看,更是大吃一惊,她用她最后的力量尖叫一声:

  「啊……救命啊!你绝对不可以」我淫笑的说:「乾爹都可以了,给一下你的宝贝儿子又有什幺损失呢?」我把乾妈的身躯反转过来,以便好插入菊花。

  乾妈拚命的挣扎,乾妈:「虽然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们亲同母子,你不可以这幺做,这幺做会遭天缱的,求你放过我吧!」乾爹帮我把乾妈翻转过来,压住她不让她动,乾爹也想看这场乱伦战,我:「乾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插你的嫩穴的。」

  我把鸡巴对準菊花,这比阴穴还好找,我抓住乾妈的大臀部,我吸了一口气,奋力的一口气挺进去,全部都没留的鸡巴完完全全进入乾妈的体内,乾妈受不了的叫了一声:「啊!好痛啊!别插!」乾妈的屁眼好紧好紧,我:「乾妈!我来帮你开发开发,今天我就要征服这大屁股。」

  我不管乾妈痛不痛适不适应,我抓紧她的雪白屁股,大喊一声:「来搂!」迅速的狂抽狂插,狂顶,臀肉撞击的声音「啪!啪!啪!」响极天边,乾妈渐渐的不感到疼痛了,乾妈:「哦……哦……哦……哦……呜呜……噢……噢……哦哦……」乾妈始终不敢叫太大声,但是我却知道她心里其实很爽的,我插了一百多下,差不多快射了。

  我赶紧抽出脱下保险套,大力抓住乾妈的大屁股,最后一击,大力干入乾妈的屁眼,把全部的精液射入乾妈的体内,过一会而,我抽出鸡巴,发现刚刚我使用的保险套,全都是干妈的粪便,真是令我兴奋,但是时间不允许我再干一次,我和乾爹迅速的收拾好衣服,赶紧落跑。

  听说那天有其他工人看到乾妈,又把乾妈轮姦了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干,隔天后,我想在遇到乾妈,都很难遇到,因为她现在是工地里的慰安妇,众人的公妻,很多工人不断的找她做爱,她也没拒绝,亦不能拒绝,上班时更被工人们强迫穿上性感的衣服,昨天是穿小背心,今天则是一件紧身的米黄色小T恤,涨卜卜的大奶表露无遗,就像随时要撑破衣服一般,和一条几乎连她的肥臀也包不住的超短裤。

  天气酷热,乾妈工作时香汗淋漓,衣衫完全湿透,硕大双乳清楚可见,像是没穿衣服一样,大家都无心工作,只顾色咪咪的视奸着她,乾妈羞赧难堪,又不能走开,只好低着头装作没不见。

  但胡仔、林仔和两个小弟及乾爹,却常去吃她豆腐、戏弄她,有时他们会走过去和乾妈接吻亲嘴,有时则会托着她的大肥奶胡乱搓揉,他们会轮流去欺负她,又或是五个人一起来,弄的乾妈满脸羞红,却又不敢反抗,只能半推半就,任人鱼肉,中午吃饭时,大家都围住了她,和她边吃边玩,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因为其间乾妈要跟每个人喂奶、湿吻,还要替他们口交,把五人的滚热浓精全都喝下,有的甚至射在饭菜里,硬要她吃下。

  到了下午,他们还轮流跟她做爱,我几乎近不了身,等了很久,我一直跟蹤着干妈,乾妈进了工地的女厕,我想机会来了,发现乾妈没锁门,,穴口面对着我,洒了一股黄尿出来,阴唇不断的一张一合好像希望有人插入,让我鸡巴高涨起来,我一沖进去,乾妈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我已经把鸡巴对準穴口大力的插入,乾妈吓了一大跳,但是当我插入她的淫穴时,她兴奋不已,爱上我的鸡巴。

  乾妈:「你……你不可以……噢,我的天……乖儿子……插得好……啊……啊……好儿子……你的大鸡巴真大……干得妈妈好爽……哦……大鸡巴儿子……干得妈妈美死了……喔……大力干妈妈……用力干……啊……爽死妈了……妈咪最喜欢被自己的儿子插干了……哦……哦……好儿子……喔……儿子的鸡巴插在屄里的感觉真好啊……喔……」

  乾妈开始接受我的浪叫起来,我抓住她的纤腰,奋不顾身的抽插起来,我:

  「骚妈妈,插死你……干死你……干死你这个臭屄……贱屄……我肏死你……你这个淫妇……臭婊子……我干……我干……乾乾乾乾干……干死你……」乾妈:「啊……喔……对……妈妈是淫妇……妈妈喜欢让亲儿子干……喔……亲儿子的大鸡巴……把妈妈干得好爽快……噢……甜心……宝贝……乖儿子……用力干……干死妈妈这个臭婊子……把妈妈奸死……我要你狠狠地干妈咪的淫屄……噢……受不了了……快……再用力……儿子呀……用力地干吧……妈妈快要舒服死了……天啊……它是如此的美妙!噢……亲爱的……乖儿子……干死你淫蕩的妈妈吧……喔……啊……哎唔……」乾妈洩出一堆淫水,可是我却还没射。

  我更是奋力的插顶,乾妈的淫叫声助兴我的鸡巴,乾妈:「哎呀……乖儿子……你干死妈妈了……妈妈的浪屄快要被你干破了……哦……妈爽死了……好儿子……好棒……好舒服……乖儿子……哦……你好会干喔……干得淫贱的妈妈……爽死了……快……大鸡巴儿子……再用力干……干烂妈妈的骚屄……妈妈是个贱货……喜欢被亲儿子插干……快……喔……上天了……啊……」我:「啊……妈妈……喔……淫妇……臭屄……喔……不行了……要射出来……噢……」我一股热精射入乾妈的子宫。

  在差不多下班的时候,我发现不见了她,心想大概又不知被谁抓了去打炮吧,便打算走去简陋的小休息室喝口水,一走进去,竟发现乾妈一丝不挂的坐在一张小圆木桌上,她脸前站着一个又肥又矮的中年男人,他只穿一件发黄背心,短裤脱在脚下,两人身躯紧贴,他一手搂着干妈的纤腰,一手抓住玉腿,肉腾腾的屁股在剧烈摆动,鸡巴像锥子一样猛捅进乾妈的骚穴,她娇躯微微的在抖动,双手勾住他的胖颈、搭着他的肩膀,目光一片茫然的瞧着他,好像不知发生了什幺事,二人全神贯注的在性交,并没留意到我。

  我吃吃笑的:「乾妈,你又捱插啦!这位正和你做爱的大哥是谁呀?」这时干妈才看见我,忙难为情的转过头去,矮子则对着我咧嘴一笑。

  我又再问她,乾妈才眼神迷茫:「妈……妈不知道啦……哦……哦……他一进来……便把妈妈脱光了……抱在桌子上……抽插……唔……唔……妈妈……根本不认识他……都不知道……他是谁啊……啊……啊……啊……啊……啊……这位大哥……请问你是工地的人吗……」

  乾妈似乎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任何陌生男人想和她性交,她都无法拒绝,甚至被人在子宫里灌满了精,还不知道那个是谁,当然那些男人也不认识她,却能任意的、多次的操她的穴,乾妈也明白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性奴。

  矮子嘿嘿笑:「你真淫啊……不知道……我是谁……不问……也不反抗……还愿意给我……插穴……」

  乾妈羞得无地自容轻声:「呀……这阵子有很多陌生男人……都走来……要和我做爱……他们说……唔……唔……要我做他们的……便宜老婆……有的好像是……工地的人……有的我根本不认识……那些男人……射了精就走……我都搞不清楚啦……噢……」

  矮子啧啧声:「你这淫娃……原来你常常……让不认识的男人插穴……真是好客……你记得自己有多少个……便宜丈夫吗……」乾妈像做错事般的惭愧:「唔……不知道啊……这?多人……我哪里记得啊……喔……喔……有的干过我……好几次的……我就认得……啊……呀……呀……这位大哥……你是谁……请你告诉我嘛……」矮子摆动得更剧烈,他汗如雨下的喘嘘嘘:「老子……是隔壁工地送饭的啦……听说……这里有个……不要脸……任人操的……大奶娘……便过来……看看……想不到是真的……」

  我笑着又问:「那送饭的大哥,你觉得我干妈怎样?好玩吗?满不满意呀?」矮子雨点般亲着她的脸蛋:「满意……当然满意……满意极了……你妈妈……长的很漂亮……奶子……又这?肥大……听说……她给很多人……轮姦过了……可是浪穴……还又紧又窄的呢……里面暖烘烘的……肉壁又很嫩……而且……还骚得很……你看……她湿成这个样子……你妈妈的……淫水流得一地……都是啦……我还发觉……只要操得她爽了……浪穴便会啜着……老子的鸡巴不放……真是……插的舒服极了……怪不得这?多男人……爱插你妈妈的穴……真的好玩极了……」

  我走近一看,果然矮子每次抽送,都把乾妈骚穴里的爱液大量的挤出来,使得两人的性器都是湿淋淋的,还从桌子上流水般的滴下,弄得地上亮晶晶的一大片。

  乾妈看着身前这个全不认识,丑陋肥胖,并且浑身浓冽体臭,中人欲呕的男人,正和自己有如夫妻般亲蜜的在做爱,虽然这情况已不是第一次了,但乾妈仍觉羞愧难当,低下头去,却看见矮子粗长鸡巴大动作的在自已嫩穴里进出,两片肥美阴唇像是贪吃的小嘴在吞吐着,而且正如矮子所说的每一下挺进抽出,都弄得水花四溅的,使得自己和矮子双腿湿漉漉的,令她更强烈的感受到那要命的大阳具,在自己的体内粗暴的磨擦,乾妈看的连耳根也赤红发烫,心头狂跳。

  矮子越发有劲,屁股摆动得极其急促,乾妈实在吃不消了,她水汪汪的美目瞧着矮子,声音颤抖,清丽俏脸楚楚可怜的:「噢……对不起……送饭的大哥……能不能请你轻一点……轻一点点就行了……求求你……噢……噢……是……是轻一点……不是重一点啊……鸣……呜……呜……你这幺猛……我真的受不了……穴会给你插坏的……唔……唔……唔……唔……唔……送饭的大哥……干了我这?久……你也累了吧……休……休息一下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噢……送饭的大哥……你……你……你……饶了我吧……请……请你放过我吧……噢……停下来……求求你……停下来啊……穴……穴要破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救命啊……救命啊……我……要……死……了……」

  乾妈说尽了求饶话,可是矮子根本毫不理会,他看着乾妈惹人怜悯的模样,使他慾火烧的更旺,抽插得如狼似虎的狂暴。

  乾妈完全绝望了:「喔……喔……喔……喔……喔……送饭的大哥……你……你……真的不顾……我死活了吗……你……你……好狠心啊……呜……呜……呜……好……你捅……你捅……你捅死我吧……我……我……也不要活了……我……我……我跟你……拚命……唔……唔……唔……唔……唔……」乾妈豁出去了,她双手抱紧了矮子,想把他那肥胖的躯体儘量向自己身上贴近,双腿绕勾住矮子的胖腰,肥臀发浪乱摇,矮子抵受不住她的反击,急忙一下一下重重的死命地顶撞,木桌格格作响,像要塌下,结果乾妈还是承受不了矮子沈猛的抽插,玉手抵住他的胖腰,想把矮子推开一点,但他却牢牢的抓住了乾妈的圆臀,使她无从退避,矮子嘶声大叫,几近连卵蛋也挺插进去,他下半身急促的震动,终于在乾妈的骚穴里喷精了。

  乾妈感觉子宫给滚烫浓浆热得溶化了,小嘴高呼乱叫,娇躯绷得紧紧的弓了起来,玉手抓紧他双肩,接着全身剧烈的抽搐,矮子深吸口气,想退出来,却发现鸡巴给乾妈夹住了,他看见虚脱一样软靠在他身上的乾妈半反白眼,迷迷糊糊的颤抖喘息,显然仍沈醉在高潮当中。

  矮子轻拍乾妈的肥臀:「你好像是叫刘婶的吧?已经完事了,别再夹着我啦」这时干妈才像如梦初醒的慢慢放软身子,让矮子拔出来,她俏脸羞红:「对不起!送饭的大哥,我……我不是故意夹住你不放,只是……只是我从没给男人干成这样,所以一时控制不了自己,对不起啊,没……没夹痛你吧。」矮子见她十分天真可爱,便在乾妈脸蛋上深深的亲了两下:「不要紧,好刘婶!你没夹痛我呀!是我不好,插得你这幺狠!对不住啊!不过也是你太骚、太浪了,我才忍不住的!可是你放心,我下次一定会温柔点的」说着矮子又在乾妈脸上亲吻,乾妈听见他的说话,知道矮子意思是以后还会再来找她做爱,便涨红了脸,低下头去。

  忽然矮子哎呀一声大叫:「你看我还真笨!只顾着插你的穴,竟忘了玩你这对大奶,怪不得总好像觉得有什幺不对劲!」

  说完他便急忙捧着干妈两只硕大美乳,低下头,大嘴一张,像个饿极了的婴儿,牢牢的含住乾妈的乳头,用力吸吮,我看见矮子两边脸肉深深的凹陷了,还出一阵响亮的啧啧声,可见他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来吃乾妈的奶。

  乾妈给他吮的娇呼一声,倒抽口气,微嗔着:「噢……送饭的大哥,别……别吸的这?猛呀!受不了啊!你……你慢慢吃嘛!又没人……跟你抢!你这人真是的……刚才说过以后……对人家温柔点,这?快就忘了啦……啊……啊……嘻……嘻……好坏!别这样舔啦!嘻……痒死啦!嘻……别舔人家乳沟嘛……痒的不得了啊……嘻……嘻……嘻……送饭的大哥……你好讨厌……老是不听人家说话……」

  矮子不住的又亲又吻,弄得她两颗雪白肥乳湿淋淋的在滴着唾液,他玩了个饱才抬头站直,笑着在乾妈耳边:「好刘婶,你两只奶好棒啊!又大又软,还香喷喷的呢!我从没闻过这?香的大奶子,请问你什幺时候奶奶就变的这幺肥的,嘿……是给男人揉大的吧。」

  乾妈给他含羞答答的:「才……才不是呢!十多岁的时候吧,就变的这幺大的!讨厌!就是因为我乳房大了点,才老是给你们这些坏男人欺负。」矮子听了又搓揉着干妈的大乳房,他突然又哎哟的叫:「有件事我又忘了!」乾妈知道又不是好事:「讨厌……穴又插过……乳房又玩过了,还有什幺忘了呀?」

  矮子笑笑:「我忘了亲你的嘴啊!现在亲好不好?」乾妈脸蛋羞得红如滴血,看他一嘴黄牙,喷出来的口气臭不可当,便脸有难色的,转过头去,可是矮子的大嘴贴上来了,他深深吮吻着干妈两片香唇,又将她的丁香小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乾妈的舌尖,两人还在交换着唾液,矮子抱得她紧紧的,乾妈屈曲双手搭在他的肩膀,喉头唔唔低叫。

  矮子吻得乾妈几近窒息,过了良久,他才肯放口,分开时还连着一丝丝的唾液,乾妈大口喘气,她满嘴亮晶晶的,又湿又黏,非常难受,便红着脸用手背抹掉,却闻到矮子唾液的异臭,便觉一阵噁心。

  矮子长吁口气,才穿上裤子,又走回乾妈身前,握住她双玉手,亲亲香唇:

  「我走啦!好刘婶,有空再来看你。」

  乾妈难为情的:「再见了!送饭的大哥,路上小心啊!」矮子笑了笑,再低下头在乾妈两只豪乳上亲吻:「再见啦!可爱的大奶!下次再好好的和你们玩」说着含住两颗乳头,用力的吮了几下,才转身离去,乾妈又羞又好笑的跟他挥手道别。

  矮子走后,乾妈便想下来,但双腿酸麻发软,失足踤倒,垂着一双巨乳,趴在地上,她看着我红晕满脸的撒娇:「儿呀!还不过来扶起妈妈,妈妈给他弄得双腿发麻了,站不起来啦!」

  我笑了笑走过去,一手托着美白大奶,一手搂住纤腰,扶她起来,乾妈软软的靠在我身上,当然少不了在她身上乱摸、在她脸上乱亲,乾妈娇嗔:「讨厌!

  你这个坏儿子,别玩啦!妈妈累死了,乖乖的,扶我过去啦!」我搂着干妈纤腰,握住她的豪乳,半抱半拖的带她坐在一张长椅上,我坐在她身后,让乾妈背靠着我,我还伸出两手搓揉她充满弹性的大乳房,乾妈也没我办法,白了我一眼,便无奈的任我玩弄。

  乾妈张开双腿在喘息,我看着她肥厚的阴唇、浓密阴毛,被奶白色浆液黏糊一片,狼藉不堪的下体,忍不住伸手按下她的小腹,立时一股白桨从乾妈的嫩穴流出来,我觉得有趣极了!便更用力的压下去,结果流出更多更浓的精浆。

  乾妈羞愧无比,拍打着我,想拉开我的手。

  我笑:「乾妈呀!我是替你把精液挤出来呢!不然你可是怀孕,大肚子的。」乾妈犹疑一下,便不再阻止,让我把她子宫里的浓精挤出,可是那矮子的份量可真惊人,我按了半天,还流个不停,弄得乾妈双腿和屁股全黏糊糊的沾满他的精水!我狎玩了乾妈好一会,才让她穿回衣服离开,一起回她的家,明天是假期,不用上班,今晚乾妈当然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我可要好好玩她个痛快,把她干个半死。

 当时真的有种想扑上去的感觉,但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中我还是很理性的,晚上我们两个漫步在海滩边的沙滩上,天南地北的的聊着,她也是属于那种人熟悉后特能侃的主,我们坐在沙滩上微微的海风迎面而来,哗哗的海浪声,感觉真的是人间的仙境,第二天我们又去了武夷山,在爬上的时候可把我累惨了,爬山自己都累的不行还有她这个拖油瓶要照顾,不过这次旅游之后,她对我的眼神明显产生了很大的变换。

  5月的一天,天气微风徐徐吹在我的脸上,眼角的余光扫视在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只感觉为啥今天的红灯这幺多啊,到了我家停好车我急不可耐的拉起她的手到家,拿出那瓶上好的法国红酒来倒上两小杯,她说怎幺到这幺少啊,我说你知道我酒量不行的,再说现在查酒驾这幺严只能微微的喝一点点,她说那你别喝我一个人喝好了,说完拿起酒瓶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瓶。

  其实我知道她酒量也不是很好的,果然不一会她就开始说热死了,一件一件的把自己的裙子上衣胸罩内裤脱得精光,一个完美的白净肉体再次呈现在我的面前,那迷人的乳房还是让我着迷,她一把把我推到沙发上用那樱桃小嘴亲吻我的脸颊又慢慢滑落到我的耳朵上,那双修长的玉手把我衬衣的扣子解开,嘴巴随着解开扣子露出的胸膛亲吻,舌尖舔食着我的乳头,慢慢的又解开我的皮带脱掉我所有的衣服,把我那粗大的鸡巴放进她的小嘴里,拚命的吸食。

  当舌尖触碰到我的龟头时全身像触电一样的感觉,随后舌头在我的蛋蛋上来回的游走和吸食,突然肛门那传来无名的快感,原来她的舌尖在点击我的菊花,我的鸡巴已经被她舔的快要爆炸了,我对她说求你把妹妹给我吧,在不让我插进去,我要爆炸了,她很顺从的翘起屁股用双手掰开她那水汪汪的骚穴,我马上一招直捣黄龙,里面水多的我来回插时会发出咕咕的声音,她那温柔的呻吟声让我更加充满激情,这时我看到她的菊花,心里想要是她能让我爆一爆多好啊,我试探性的用手指慢慢在她的菊花上游走,她显得更加激情万丈了。

  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到能不能让我感受一次你的菊花,她说她从来没有给人插过,但看她默许的表情我知道她同意了,我把鸡巴从她的骚穴了抽出来,慢慢的先用龟头在她的菊花口试探性的插入,我感觉到她的紧张但这是性慾已经佔据了我所有的思维,我一用力鸡巴进入了我从来未曾到过的菊花了,只感觉到鸡巴被紧紧的包裹着,像用手打飞机的感觉,她这时也兴奋到极点,屁股左右不停的随着我的节奏摆动,我突然一股热流冲向自己的大脑,又从大脑直奔鸡巴,从龟头一泻千里,我们相拥在一起长时间的享受着做爱后的舒爽。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42 次观看   2021-07-16 07:39:22
都市激情
21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4
都市激情
26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6
都市激情
78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6
都市激情
66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6
都市激情
14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7
都市激情
102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7
都市激情
57 次观看   2021-07-16 07:39:37
都市激情热门套图
都市激情
1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4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3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3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17 次观看  
猜你喜欢
都市激情
15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42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36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31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5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24 次观看  
都市激情
117 次观看  

© Copyright 2021 国外黑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Made with by qwhxx.com icp123